搜索

慕尼黑枪击案凶手拥有德国伊朗双重国籍 怀疑曾受精神刺激

[复制链接]
查看: 397|回复: 0

1341

主题

1346

帖子

518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182
发表于 2016-7-25 15:0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德国当地时间 22 号傍晚,北京时间今天凌晨,德国慕尼黑一家名为奥林匹亚的购物商场及一间美式快餐店附近,遭遇连环枪击案。一名德国与伊朗双重国籍的枪手,在枪杀九人后自杀,目前事件共造成至少 10 人死亡,还有 21 人受伤,其中三人情况危急。一周内德国连发两起突然恶性袭击事件,德国正在成为恐怖分子的新目标吗?频发的意外将如何影响德国乃至欧洲的政策走向呢?

当天,连续至少 17 声枪响让德国南部的第一大城市慕尼黑陷入恶性事件的惶恐之中。枪手只身一人从附近一间美式快餐店出发,一路连环扣动扳机,直到进入慕尼黑 Olympia 购物中心,还枪声此起彼伏。在枪杀了九人之后,抢手当场饮弹自尽。事件至少造成 10 人死亡,21 人受伤,其中 3 人情况危在旦夕。

事发时民众四散逃离,正在慕尼黑旅游的中国游客张女士讲述了她的惊魂一刻,透过她身后不绝于耳的救护车声人们不难感受到现场那个危急时刻。" 当地时间下午 6 点 50,我人还在玛利亚广场上,已经可以听到有很多警车从南向北的方向走,但我当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7 点多,大概我在里面逛了一到两分钟,突然听到门口传来尖叫声,很多人开始往商场里面跑,我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一些突发事件。我跟着人一起跑,正好遇到一对在慕尼黑当地生活的老爷爷、老奶奶,他们要躲到车里,正好让我一起躲在车里,大概躲了三四分钟左右。确保那个区已经没有事情了,我赶紧下车,沿着一条距离商场比较远的路,跑了回去,十分钟之后回到我住的地方。"

随后警方开始调查枪手的个人背景,并确认死者中有年轻人、青少年,伤者中有小孩。

事发时有民众拍到,疑似枪手的黑衣男子在事发商场天台上徘徊。目击者指枪手在开枪前,或高叫与宗教有关的口号。视频中可以隐约听到凶手的嘟囔:" 现在我有枪,我要打死你们 "、" 因为你们,我被欺负了 7 年 "、" 我是德国人。在霍兹 ( Hartz ) 4 区长大 "。

据悉枪手口中的霍兹(Hartz)4 区是一个很多人领取失业津贴的地区。目前慕尼黑警方表示,确认枪手为 18 岁男性,拥有德国和伊朗双重国籍。目前初步推测他是单独行动。" 经过调查,袭击者身份已经确定。此次枪击事件的袭击者只有一人,是一名 18 岁的伊朗裔德国少年,属于‘独狼作案’。警方暂时还没有发现他与极端主义恐怖组织有任何的联系。警方通过对这名少年之前的记录进行调查,做出他持续亢奋和有些错乱的精神判断,怀疑他有可能是受到了一定的精神刺激,进而产生了作案动机。"

中国驻德国使领馆再次提醒中国公民关注德国安全形势,呼吁中国公民在旅游高峰到来之时,加强安全防范,注意旅行安全。其中安全提示写道:" 在公共场所要留意重大异常现象,如出现着装或神情反常、携带疑似枪支、爆炸物的人员,可疑的声、光信号或冲向人群的可疑车辆时,应及时撤离、躲避并报警。"

这已是德国在不到一周内发生的第二起恶性袭击事件。4 天前的 7 月 18 日,巴伐利亚州距离慕尼黑 300 公里的另一城市维尔茨堡刚刚发生过一起袭击事件,一名阿富汗难民在火车上持斧头重伤 4 名中国香港游客和 1 名德国民众。

那么继法国、比利时之后,为何 " 领头羊 " 德国近期也频发意外恶性事件?维尔茨堡、慕尼黑之后,还会有下一个危险地点吗?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表示,在越来越复杂的内外环境中,德国的多地频发意外也是这段时期对于德国未来政策包括欧洲面临困难局面的集中反映。

崔崔洪建认为,所谓的欧洲传统的 " 独狼式 " 袭击具有很大的偶发性,甚至可能因为某些人有一些情绪方面的影响,而产生的一种突发性的应激式的恐怖事件。这次发生在慕尼黑的事件,似乎是一次有组织、有策划的枪手袭击事件,更像是有恐怖势力在后面主导的一种手段。两者比较来看,慕尼黑似乎具有更多滋生恐怖事件的土壤。因为慕尼黑是德国移民和难民最为集中的地区之一,已经形成非常庞大而且相对成熟的社区。对于德国警方来说,要想在那个地区对恐怖活动进行控制,甚至进行一些预防的话,实际上具有非常大的难度。

自 2015 年法国巴黎《查理周刊》事件之后,欧洲多个主要国家先后多次遭遇恐怖袭击威胁。

2015 年 1 月 7 号,法国《查理周刊》杂志社总部遭遇恐怖袭击,造成 12 人死亡,11 人受伤。

同年 8 月 21 号,一列从荷兰阿姆斯特丹开往法国巴黎的国际列车发生枪击事件, 2 人重伤。

11 月 13 号,法国巴黎辖区内有发生多起系列袭击,造成至少 130 人死亡、350 多人受伤,其中 99 人伤势严重。

2016 年 3 月 22 号,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市郊的扎芬特姆机场和市内欧盟总部附近地铁站先后发生爆炸,31 人遇难、300 多人受伤。

2016 年 6 月 13 号,一名自称效忠极端组织 " 伊斯兰国 " 的法国男子持刀杀害了一对警察夫妇。

此后 7 月 14 号,一辆卡车在法国南部城市尼斯冲撞观看国庆节烟花表演的人群,造成至少 80 人死亡,伤者中包括两名中国公民。

7 月 18 号,德国巴伐利亚州一辆火车上一名高喊 " 真主至上 " 的男子在持斧重伤乘客,其中包括 4 名中国香港游客。

对于发生的此类事件,德国以及欧洲国家的官方发言都采取谨慎再谨慎的态度。草率定性,都会进一步激发国内对于族群、移民政策的争论。正是由于移民、难民政策问题,近年来德国乃至欧洲极右翼势力才得以借势野蛮生长。那么民怨情绪又将多大程度影响未来有关移民政策走向呢?

崔洪建观察认为,德国是一个长期执行移民政策的国家,去年接收了超过 100 万的难民,所以无论是国内的社会结构,还是族群矛盾都有很大的变化。一个重要的观察点就是明年德国要举行大选,尽管现在看上去极右翼势力在德国根基较浅,很难说它在明年会获得进入内阁或执政的地位。但它显然会在政策层面给主流政党,包括现在执政的基民盟造成很大压力。毕竟对基民盟来说,明年大选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谋求连任,为了应对或迎合民众,在政策上会迫使基民盟和默克尔总理在移民和难民问题上做出某种妥协和退让。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会流失大量选民支持,今后会削弱它的政治资源,也会削弱它的社会支持。

0 (8).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备案信息:苏经营性ICP B2-20090218号 皖ICP备09697823号 电子公告服务许可文件号:皖通[2009]556号

Powered by 英国朋达传媒 X3.2 Tamplate By 迪恩网络  © 2016 Panda TV

法律顾问:北京市菰盛(安吉)律师事务所王大力律师 电话:13817998655